亚博app买球

我才出生,你會陪我茁壯成長嗎

廈大寒門肄業生八年隱居校內,無法麵對遣返竟自縊,悲哉

[複製鏈接] 2
回複
5301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分享到:
發表於 2019-8-23 20:05:41 | 隻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這是一個非常極端的案例:廈大才子馬俊傑畢業後就此失蹤,8年後,他被人發現送至救助站時,竟已失語,當夜自縊而死。

一個堂堂名牌大學生,為何落得這般田地?他失蹤這8年間,究竟發生了什麽?本刊記者獨家聯係到了馬俊傑的姐姐和媽媽,並采訪了他在廈大的同學老師、廈大某派出所民警,還原了他的人生從晴朗到黯然,直至絕望而亡的最後軌跡……

失落的學霸:除了學習啥也不會

馬俊傑是湖北隨州市南郊縣人,1983年出生在一個貧寒農家,上麵有兩個姐姐。大姐馬曉梅從隨州某師範畢業後在市郊一所中學當化學老師。二姐和馬俊傑隻相差兩歲,為了供弟弟讀書,她考上重點高中後卻將學費要回來,南下打工給弟弟湊學費。

馬曉梅今年39歲,她參加工作時,馬俊傑才讀6年級。在她的心目中,弟弟小時候很聰明,愛運動,很調皮。馬俊傑的父母都不識字,但對兒子的管教非常嚴厲,農活從來沒讓他幹過一點,隻要求他安心讀書,因為他承載著全家人的全部希望。

馬俊傑母親脾氣急躁,經常去找老師了解兒子平時的一些學習情況,兒子在學習上稍有鬆懈,她就會將他暴打一頓。在棍棒的高壓下,馬俊傑的學習成績漸漸拔尖,他的房間一麵牆上貼滿了各種獎狀。

進入青春期後,馬俊傑的性格變得內向了。馬曉梅每次想和弟弟聊聊天,說不到三句他就開始煩了:“我要開始學習了。”

對此,馬俊傑的父母並沒有在意,馬曉梅也以為是弟弟學習任務重,壓力大,沒有放在心上。一家人舉全家之力給予馬俊傑最大的關愛。馬家雖然困難,在兒子身上卻從沒吝嗇過,兩個姐姐的大部分工資都貼補給了弟弟。馬俊傑也很爭氣,2000年,以曾都一中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湖北省重點高中隨州一中,大姐怕他在學校食堂吃不好,堅持每天下班後給他做飯送飯。

那時,馬俊傑算是意氣風發,雖然和人交流不主動,但他學習成績優異、身材勻稱擅長打籃球,學校裏不少女孩追過他,給他寫情書,他都不予理會。

當時,馬俊傑可謂學校十足的“紅人”,他的目標明確:考名牌大學。老師的喜愛同學的欣羨,讓這個誌存高遠自信滿滿的農村少年對未來充滿憧憬。

2003年,馬俊傑以隨州市高考前十名的成績考入廈門大學公共事務學院公共事務管理專業。盡管沒有考上自己最愛的專業,但是能考上名校,全家人都非常高興。因為村裏飛出了第一隻“金鳳凰”,連平時很少走動的遠房親戚都趕過來送禮,榮耀一時。

整個暑假,家裏人都在為馬俊傑籌集學費,他也一直在城裏做家教賺錢。為了節約路費,馬俊傑一個人去學校報到。他走的那天,在鞭炮驚天的紅屑和震響中,同族的親人們眾星捧月般將他送到村口,父母布滿溝壑的臉上綻放的笑容,滿滿的都是驕傲。

初入大學,馬俊傑感覺什麽都是新鮮的,經常往家裏寫信。馬俊傑的父母特意裝了一部座機,方便兒子往家裏打電話。

不久,馬俊傑買了一部諾基亞黑白屏手機。馬俊傑的宿舍一共有四個男孩,其中一位是廈門本地人,父親是廈門市某局的局長,其父幾次請同學們到高檔酒樓吃海鮮。

第一次見到吃到那麽好吃的東西,馬俊傑在一次與家人的通話中專門對父母表達了喜悅心情。

據馬俊傑的舍友講述:大一時,班級氣氛非常活躍,同學們都積極參加各種社團活動,一些積極分子還開始自創社團,馬俊傑當時更是躍躍欲試。

然而,在中學時代堪稱風雲人物的他,在偌大的廈大卻顯得是那樣平凡。在填寫社團報名表時,其他人都有自己的特長,而他除了學習,什麽都不會。在連續幾次受挫之後,馬俊傑非常鬱悶失落。隻是偶爾有老鄉過來看他,他都會興奮用家鄉話和對方熱聊好一陣子。沒人來的時候,他就一個人去自習室。那時候的他,開始陷入精神上的孤獨。

因為肯用功,馬俊傑大一時的學習成績很不錯,得過學校的獎學金,還輔修了法學院雙學位。大一寒假回家,馬俊傑用做家教的錢給家裏人買了廈門特產龍眼肉,還給家裏的每個人買了一雙紅襪子。他向親人們事無巨細地匯報著自己在學校裏的點滴,他一再對父母說自己要拿雙學士學位,將來當律師。他拿出軍訓時的班級合影對家裏人說:“同學們都說我和輔導員老師長得很像兄弟,輔導員很照顧我。”

寒假後返回學校,馬俊傑開始四處尋找兼職,然而找到一份穩定的兼職工作並不容易。很多人一看到他一口外地方言,土裏土氣,就把他打發走了。

宿舍另外3個人家境都不錯,經常聚餐,可是馬俊傑身上沒有多餘的錢請客,漸漸地,舍友們的聚會他不肯再去了,和舍友們的交流也越來越少。

在窘迫的生活麵前,他對家境富裕的同學憤憤不平,甚至仇視,說話變得很偏激。

據和他同宿舍的同學說:大三課程結束以後,班級以學分績點排名情況統計保送研究生名額,當名單公布,舍友們對保送的同學表示祝賀時,在宿舍一向很少說話的馬俊傑用不屑的口氣說:“還不是因為‘有關係’才保研,我不稀罕!”就這樣一次原本愉快的聊天不歡而散。

實際上,廈大所有的保研名額都是按學分排名進行公示,當年該係保研的十幾個人當中,有一大半同學出身農村,家境貧寒。當時馬俊傑所在的班級裏有六十幾個學生,其中不乏家境貧困的同學,學校給每個班級的貧困生補助比例都很高,每個學年申請助學貸款時,班幹部和輔導員老師都會想到馬俊傑,但他都無一例外主動放棄了。

迷茫的前路:躲在虛擬世界“刷存在”

據舍友說:他們宿舍四個人除了馬俊傑外,都有筆記本電腦,有時課程作業需要打印,他從未向舍友借過電腦,寧可跑到很遠的學校公共機房去打印。大三上學期,他對母親和姐姐馬曉梅打電話說要買電腦寫畢業論文,家人趕緊東拚西湊的借了3000元錢寄給他,他買了一部組裝的台式電腦。

然而,這個馬俊傑剛剛擁有的新鮮玩意,卻迅速占據了他的全部精神世界。當時大型網絡遊戲方興未艾,班級裏的很多男生都很喜歡玩,可是馬俊傑卻深深的上癮了。自從他買了電腦,就再也沒有去上過課,每天睡到下午才起床,出去簡單吃點東西後就窩在宿舍戴著耳機玩遊戲,一直到淩晨四五點鍾才睡覺,周而複始的過日子。在虛擬世界裏,馬俊傑找到了自己現實生活中缺失的價值和存在感。他開始隻是玩鬥地主等初級的遊戲,後來他的高智商很快顯現出來,在魔獸爭霸等戰略遊戲裏的級別讓一般玩家望塵莫及,他可以以低級的裝備完美幹掉一個上萬元裝備的普通玩家,被尊稱為“大師”級人物。

由於作息時間黑白顛倒,他與舍友也基本上是零交流。大一大二忙於學習,大三開始沉溺遊戲,馬俊傑在班級和學校裏沒有什麽朋友,更沒有談過女朋友,除了上網網費和吃飯開銷,他幾乎不花任何錢,衣著也非常簡樸。這個入學之初還在憧憬著畢業後能夠帶領一家人逆襲的天之驕子,早已把最初的夢想拋在了網絡遊戲的迷幻深處。

據舍友說:當時廈大一位輔導員老師要負責上百個學生的管理,每一屆學生中,隻有個別表現突出的學生老師才會有印象,上課點名由於人數眾多也隻能抽查,所以馬俊傑長期不上課並沒有引起注意,班上長期不上課的也不止馬俊傑一人,隻要成績及格並且完成畢業論文,就可以順利畢業。直到大四上學期結束,馬俊傑連掛了數門課,輔導員找他談話,一再提醒他一定要在畢業清考中把掛科科目一次性通過,按時提交畢業論文。馬俊傑當時卻不屑地問:“畢業論文有什麽用?”

大四下學期,學校課程已基本結束,舍友們都忙著實習找工作,本地同學甚至已經回家去住,更沒人關注馬俊傑的生活,他與這個世界最後的一點聯係也漸漸中斷了。而遠在千裏之外的父母和姐姐,對馬俊傑的情況一無所知。據馬曉梅回憶說,弟弟上了大學後,除了打電話之外,經常給家裏寫信,至今家裏仍然保留著數封他以前寄回家的書信,他的媽媽不識字,信都是馬曉梅和妹妹念給她聽的。在信裏,他一直像大一時一樣,讓父親一定要好好養病,母親做工不要太辛苦,叮囑兩個姐姐一定要教育好小孩。

而其實當時的馬俊傑對未來已徹底迷失方向。在大四時他的一封家書中這樣寫道:“為什麽有些人生來什麽都有,而我生來什麽都沒有。我曾經以為上大學是農村孩子出人頭地的出路,現在看來卻不是。”

其實,身邊有很多學子和他一樣清寒,隻是都在默默努力,期待有朝一日改變命運。隻有他,驕傲的觸角被社會輕輕一觸,在碰到一些阻力和障礙後,就懦弱地躲在了遊戲中。

輔導員老師並沒有輕易放棄馬俊傑,在他的重點盯防和多方督促下,馬俊傑開始著手寫畢業論文了。然而有可能令馬俊傑回歸的這個關口,一個更大的打擊接踵而來。

2007年1月,馬俊傑的父親開農用三輪車時與公交車追尾受重傷切除了右肺,家人給馬俊傑打電話,他回了一趟老家。當時他還欠著學校最後一年5000元的學費。根據廈門大學2004年出台的《廈門大學完費注冊製度》規定:欠繳學費學生不準參加當年的畢業答辯並扣發畢業證。學校一直在催繳,父母也承諾寒假後湊錢給他。然而,看著父親重病在床,藥費都沒有著落,他再也不忍開口要錢,而是囁嚅著說:“我自己會想辦法交上。你們不用操心了。”那些天,他每天都在醫院晝夜守護著父親,直到父親從ICU轉到普通病房。媽媽和姐姐反複追問馬俊傑找工作的事情,他總是回答:“快了,快了。”

一個月後,馬俊傑要返校了,他反複叮囑母親和姐姐,一定要照顧好父親。臨走之前,馬曉梅給弟弟塞了300元錢,他又偷偷給姐姐塞回了包裏。實際上,馬俊傑並沒有繳清學費的能力,不交學費就意味著不能參加畢業答辯,沒有畢業證。回學校之後,在論文提交的最後期限,他主動提出放棄答辯。他寧可讓別人覺得自己是因為沒寫論文無法畢業,也不希望別人知道他拖欠了學費。就這樣,四年過去,馬俊傑隻拿到了一個肄業證。

2007年6月底,學校要求學生必須馬上離校了。馬俊傑沒辦法,隻得開始四處找工作。一個沒有畢業證的大學生找工作,其艱難可想而知。他每天奔走,卻一無所獲。根據馬曉梅的講述:2007年8月,馬俊傑通過一個網友得知,北京有一個很賺錢的項目,他拿著自己身上僅有的一點積蓄趕赴北京,沒想到一下火車就直接被帶到傳銷窩點,搜走了身上的所有東西,稍不聽話就遭遇拳打腳踢。兩個月後,他趁看守不注意逃出魔窟,通過逃票從北京來到武漢,下了火車後,借了一個路人的手機給馬曉梅打電話,讓姐姐趕緊來接他回家。

隱居校園8年:“失語者”意外離世

馬曉梅趕緊讓丈夫趕到武漢把弟弟接回了家。看到弟弟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除了身上穿的一套衣服之外,證件、手機等隨身的東西都不見了,她非常著急,驚問弟弟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消失兩個月?為什麽不去工作?家人的殷切期望,也許都在像刀一樣刺激著馬俊傑,他隻是敷衍了幾句。呆在家裏的時光,他經常每天隻對著天空發呆。

在家呆了兩個星期後,馬俊傑說自己在學校還有行李和電腦要整理,找馬曉梅借錢買了返廈的火車票。馬曉梅當時已經感覺到弟弟有些不對勁,一再叮囑他如果在廈門找不到好工作就趕緊回來,馬俊傑答應了。

沒想到,馬俊傑這一走就此消失,再也沒有回來出現在家人麵前。馬曉梅一再通過QQ聯係弟弟,但始終沒有回應。馬俊傑的母親見兒子沒打電話回家,也非常焦灼,馬曉梅隻能百般安慰母親,說弟弟在廈門工作,非常忙,不會有事。

2008年3月,馬曉梅突然收到一封弟弟寄來的信,此時距離他失蹤已經三個多月了。馬俊傑這封信字跡十分潦草:“姐,媽:我混不出個樣就不回來了,別擔心我。你們一定要保重身體,照顧好爸爸,兒子對不起你們……”

信沒有落款地址,隻能根據郵戳判斷寄自廈門,馬曉梅看完信就意識到不對勁了。

從那以後,馬俊傑不僅沒有露麵,連書信都沒有了。在此後長達8年的時間裏,一家人先在廈門數次尋人。通過廈門大學教務處得知當年馬俊傑並沒有畢業,隻是得到了肄業證。在廈門久尋無果,家人又拓展到福建各地,苦苦尋找,依舊沒有任何結果。馬曉梅和弟弟唯一的聯係方式就是QQ,馬俊傑的QQ個性簽名8年來也從未變過:漸行漸遠。8年來,馬曉梅每天都在QQ上給弟弟留言,說盡各種好話,祈求他趕緊回家。然而,他卻從未回複過。隻是在每年過年前夕,馬曉梅在QQ上問弟弟是否回家過年時,他才回複兩個字:“不回”。每年的這兩個字,成為他與家人的唯一聯絡,也成為了家人的唯一希冀:至少他還活著!為了找到弟弟,馬曉梅和丈夫不惜花重金請人用QQ定位證實QQ登錄地點在廈門,可卻無法確定精確位置:廈門那麽大,弟弟你在哪裏?

2013年5月28日,馬曉梅的丈夫和父親一起去廈大某派出所進行失蹤人口登記尋人,當時曾找到了當年廈大某學院黨委副書記和馬俊傑當年的同班同學洪超(已留校任教),洪超老師肯定地說: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他在學校東區食堂吃飯曾經碰到過馬俊傑,意外碰到老同學,洪超非常驚訝,興奮地衝過去想和他聊聊天敘敘舊,可馬俊傑一看到他,緊張得連飯都沒吃就低頭跑開了。後來洪超又在校園裏數次碰到他,每次馬俊傑都落荒而逃。馬家人得到這個消息,重新在廈大校園裏拿著馬俊傑的照片到處打聽,可是找了半個月也一無所獲,不得不回到湖北老家。

2015年12月25日,馬俊傑終於有了消息:當時他撿到一張學生卡到學校超市消費100元,丟失學生卡的學生在補卡時發現錢數有變向廈大某派出所報警。警方根據超市監控錄像,找到了身在廈大校園的馬俊傑。據民警介紹,當天把馬俊傑帶到派出所後,在他身上搜出了那張學生卡,但由於馬俊傑已經失語,民警隻能找來紙和筆,讓他寫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民警根據他的指認找到了他的棲身之地:廈大一個廢棄多時的地下車庫。得知他曾經是廈大的學生,如此這般落魄的模樣讓民警十分震驚,根據他提供的姓名等信息查詢廈大校內學生檔案發現,大四畢業前夕,馬俊傑在廈門大學某派出所打印了戶口遷移證,自從誤入傳銷丟失身份證後,他沒法轉戶口,戶口原件至今還留在廈大某派出所裏。

派出所民警問馬俊傑是否願意回家,他在紙上寫下兩個字:不想。當晚,派出所民警將他送到廈門市湖裏區救助站,工作人員在做好登記之後,幫他買好了第二天中午從廈門到武漢的火車票。得知自己即將被遣送回原籍,馬俊傑的情緒一度失控,蹲坐在地上,工作人員隻能暫時安撫他的情緒。根據事發後湖裏區救助站內的監控錄像顯示,當天晚上給他安排休息的房間是三人間,淩晨三點鍾,待同房間的另外兩人熟睡後,馬俊傑起身穿好衣服,在黑暗中摸索著來到救助站廁所,他將鞋帶解下,綁在了窗框上,蹬著凳子站上去,將脖子套進繩圈,踢掉凳子……兩分鍾後,他停止了掙紮。

工作人員第二天清晨發現馬俊傑自縊身亡,馬上通過廈門市某公安局聯係到隨州某公安局,找到馬曉梅。馬曉梅得知弟弟畢業8年從未曾離開過廈大,一直寄居在廈大一個廢棄地下車庫中,平時就在學校的自習室用校園公共WIFI上網玩遊戲打發時間時,震驚得無言以對。馬俊傑的姐夫和父親連夜趕到廈門,發現他所有的遺物隻有一台二手聯想筆記本電腦和一個行李箱。行李箱中有幾件破舊的衣物和簡單的洗漱用品。而在那間昏暗的地下車庫裏,有一個小小的通風口。我們已經不得而知,他是否曾經想過走出那扇窗,就能回到熙熙攘攘、流汗流淚、生龍活虎的現實世界。

馬俊傑最後的遺容令人唏噓:他骨瘦如柴,174cm的個子隻剩下不到100斤,如同風中的飄絮。他死後,他的電腦作為唯一遺物被父親帶回家中,父親後來將兒子的電腦扔進了滾滾長江中,悲淚橫流:“就當他一直都在外麵讀書吧。”父親由於車禍嚴重後遺症,一直不能幹農活,家裏幾畝地都承包給了別人。同村的馬俊傑兒時的玩伴們大多已結婚生子,兒女繞膝,馬俊傑的母親一想起兒子,就傷心痛哭:“如果我娃沒讀書,我也早抱上孫子了。”

[記者手記] 馬俊傑意外離世後,由於他蝸居的地下車庫距離馬家多次報警的廈門大學某派出所同在廈大校園,馬家人在過去的8年裏多次到該派出所登記尋人,馬曉梅對其不作為和發現失蹤人口後未能及時通知家屬,而是送至救助站造成弟弟死亡提出了質疑。本刊記者也采訪了廈門大學某派出所的相關領導,他們認為馬俊傑的自殺他們沒有任何責任,出警和遣送的過程都符合相關的法律法規。馬曉梅同時質疑馬俊傑長期蝸居大學校園內的地下車庫,廈門大學存在著管理上的漏洞,廈大方對此作出了相關解釋。廈門市某救助站對馬俊傑作出了一定補償。

本刊記者曾應馬曉梅的要求,聯係到馬俊傑的同學,現在在廈門大學任教的老師和其舍友連先生,想得到一些馬俊傑在廈大期間的照片作為留念保存。連先生將這個消息發布在了廈門大學2003級公共事務一班的同學群裏,知悉此事的許多同學都積極尋找。最後卻悲哀地發現,馬俊傑並沒有參加畢業合影,畢業聚餐也沒有參加,他大學四年,竟沒有和任何同學合過影。那4年,他如同一個隱形人,遊離於班集體之外,最後又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裏。

馬俊傑的經曆令人感慨。曾經,寒門子弟,多少人龍門而躍,成為了時代的精英。

然而當下,農村寒門子弟和城裏的孩子相比,出人頭地卻變得越來越難,僅憑一紙大學畢業證和獲獎證書,即便是名牌大學,想光宗耀祖,除了不懈的努力之外,百折不撓的堅持和意誌更為重要。寒門子弟不缺吃苦精神,缺的正是身負清貧之時,麵對奢華落差時不敵視,正確麵對,積極調整的心態。也許這才是貧寒子弟改變命運時最急需要解決的問題。願馬俊傑的悲劇給所有正在努力拚搏的年輕身影一個鄭重的告誡!(因涉及隱私,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相關單位信息做了技術性處理。) 編輯/朱 飛






上一篇:26歲浙大研究生重新高考,考取山東中醫藥大學
下一篇:一個清華肄業生的攀比,開設黃網淪為階下囚
誰來看過此貼
此貼被TA們瀏覽了5301次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使用道具 舉報

沙發
 樓主| 發表於 2019-8-23 20:07:28 | 隻看該作者
不管我們做了什麽事,不管我們犯了什麽錯。
我們的父母都會原諒我們,不要因為所謂的麵子或者尊嚴而自尋短路
這隻會讓親著痛仇者快
記住生活不隻學業,還有家庭,還有事業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樓主| 發表於 2019-9-5 02:40:55 | 隻看該作者
每當我看到這樣的報道,都感覺就好像親身經曆,特別的揪心!
拿得起就放得下,學業而已,人生還有事業,這才是精彩的部分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高級回帖 (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隻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
返回頂部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機訪問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