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app买球

我才出生,你會陪我茁壯成長嗎

[創業故事] 美籍華人大學肄業,三次創業經曆的自述和反思?

[複製鏈接] 0
回複
3371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分享到:
發表於 2015-8-7 11:50:00 | 隻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背景平平,大學肄業,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麽,前半生三次大起大落……就是這樣一個人。20多歲成為前1%的土豪。又因為貪婪,欠下大堆錢,嚐試過自殺。而後重新創業,翻雲覆雨,做到CEO。四年後,身家數億。

下文為他過去數年經曆的自述和反思...

怎樣才能成為前1%的土豪?到今天為止,我做到了三次。但這件事沒有捷徑,除非你能中彩票,否則我也給不了你掙錢的速成方法。
80年代中期,我隨父母離開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在西雅圖華人群體中,我們被看做三等公民。我們家沒有任何技術背景、財產或是人脈,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體力活。

我的父母在國內原本是大學教授。不會說英語,不會經商。所以,別以為我在做生意這方麵有先天優勢。他們在美國隻能做保姆和清潔工,在50多歲的時候,從頭開始。

所以,若有屌絲抱怨,頂尖1%的土豪們有什麽不公平的優勢?我想對你們說,去你媽的。我唯一的優勢就是我手腳完好,而且生性頑強好鬥。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西雅圖本地的Safeway超市裏,連麥當勞都沒要我。因為我的英語實在太爛。那年我16歲。我像瘋了一樣地工作,總是盼望周末、假期、還有任何我可以加班的時間。因為加班工資更高。

我騎車冒雨上班,有時候下雪路上結冰,有時候下晚班要到淩晨2點才能回家。我兩年上完了四年高中,這樣我才能和我的同齡人一起畢業。
20歲時,我還在高中上學。這段時間我同時打了三份工。晚上在711超市上班,白天去呼叫中心接電話被人調戲,有時候還去大學當實驗對象,還在市裏的血庫賣血——隻要來錢,我什麽都幹。

所以,評論裏有人抱怨自己要加班加點才能交得起房租。我完全理解你們的處境,但我不會對你有任何同情。

當時我也每天都對自己說,這隻是暫時的,隻要我努力,我一定會離開這糟糕的處境。

在Safeway超市做了兩年收銀員後,我從家裏搬出來了。因為我遇見了第一個女朋友,但父母不同意。我那年18歲。我的支出更大了,而且還得為大學存錢,所以我開始找收入更高的工作,而我隻是個高中生。結果我發現,隻有做銷售的收入比$5.25(最低工資)要高。

像很多男生一樣,我喜歡各種各樣的機器,而且我最喜歡相機。在國內的時候,我們家很窮,所以根本不可能接觸到相機——這是一個很昂貴的愛好。我在西雅圖會在Bellevue的相機店呆上半天,就為了把玩這些牛逼的機器。讓我驚訝的是,很多銷售員工對相機的了解還不如我多。
我意識到我可能會比他們做得更好。所以我問店裏的經理能不能給我一份銷售的工作。那時我的英語還是不太好,而且從來沒有銷售的經驗。
我看到一個Cutco刀具的廣告,說一個小時可以掙$9。說白了就是挨家挨戶地推銷。我買了一套基本款刀具,開始銷售。我找到一份在波音公司西雅圖辦公室的中國工程師名單,然後開始挨個聯係他們。

我編了一堆故事,比如介紹刀具是學校市場課的作業,而且裝作他們都認識我在波音工作的叔叔。大多數人覺得一個高中生不會是什麽壞人,還有一些甚至模糊地記得我叔叔的名字,所以很少有人會掛我的電話。

這教會了我一個道理:如果你不去索取,你就不會獲得。我甚至還叫我叔叔開車送我去這些“朋友”家做刀具演示。當然了,不是每個人都會買,但是那些買了刀的人直到今天還在和我提起那些刀具質量多好。

有了一個暑假的銷售經驗,我把它加到了我的簡曆上,然後拿到了一份在本地相機店銷售相機的工作。但是連這份工作也來之不易,為了拿到offer,我不得不無薪工作一個月,而且我告訴經理,要是這個月底我沒有完成銷售任務,我就不幹了。

在Cameras West(現在倒閉了)、Silos(也倒閉了)和Video Only這些本地的相機店我都幹過,不管在哪家,我幾乎都是銷售冠軍,因為我把所有的空餘時間都花在了解我銷售的產品上麵。在不上班的時候,我會去其他電子產品商店了解他們銷售的產品;我會跟在別的銷售身邊,聽他們是怎麽銷售的;我在Tower Books書店讀雜誌上的產品評測。

我就是想比其他人更清楚我在做的事。我很早就知道站在別人的角度,為別人解決問題,這種銷售方法真的奏效。從時薪$5.25,兩年以後我一年掙了$40,000。這年我20歲。

我在Video Only 的工作也讓我初次嚐到了創業的滋味。Video Only的老板Peter Edwards采用銷售提成製度來為公司掙錢。銷售人員會拿到一張打印好的紙,上麵是每件產品的成本,和產品在展架上的實際價格,隻要最後賣出的價格在上述兩個數字之間,銷售人員可以自由定價。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給我的自由,並且我學會了與人談判的技巧。後來我也教會了我的員工這些技巧。

也就是在這時,我開始對商業和金融產生興趣。我把我的零花錢大部分花在了書本上。我從來不party,我把能存的錢都存了下來,並且買了第一套房子,這樣我就能省下租金。

我買第一套公寓的時候21歲。因為我在零售市場做銷售,而且業績越來越好,我很快發現很多同事都比我年長一倍有餘,而且業績還不如我。
如果我要在銷售上更上一層樓,唯一的方法就是增加銷售的產品價值,或是增大銷售的頻率——所以房產經紀人或是股票經紀人看來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考取了房產經紀人許可證,但是很快發現這一行的節奏太慢而且太無聊。所以股票和債券銷售成了唯一的選擇。但是作為少數人種而且缺乏人脈,大多數基金經理都不會雇我,更別說我連大學都還沒畢業。

我不停地打cold call騷擾本地幾家券商的基金經理們。因為西雅圖和紐約證交所有三個小時的時差。這意味著大多數券商在早晨6點就要到辦公室上班。於是我在淩晨5點會在券商辦公室的大廳裏等待,希望能夠幸運地見到作招聘決定的經理。

三個月中我每天都這麽幹。我的努力沒有白費,Prudential Securities西雅圖分部的Paul Wannacott聘用了我。這是我第一次實際意義上遇見1%的土豪。

雖然股票經紀實際上就是一份銷售工作,我試著學習和吸收一切知識。金融、會計、業務結構、年報、研報,這些材料對我來說就和天書一樣,但是我一點點地啃下來了。幾年內我的年收入達到了六位數,以90年代早期的標準,我已經是前1%的土豪了。

我非常驕傲,但同時也討厭我的工作。不管怎樣,這份工作隻是銷售,和交易投資沒有一點關係。我想離開了,於是我開始尋找一個理由。
1996年,新婚燕爾,我發現在線股票經紀變得越來越火爆。我當時收取每筆交易110刀的手續費,而網上的手續費才20刀,我意識到我的工作岌岌可危了。而且,20刀的手續費比我們公司內部人員的50刀手續費還要便宜,我終於看到了離開的機會——我想自己交易。

我在1996年晚春辭職,但我當時隻有20萬刀的流動資金用來交易。起初的6個月是個悲劇,我的20萬刀幾乎全都賠在了Ascend,Shiva這些早已不複存在的科技公司上。我不得不大幅減少生活開支,而且開始懷疑當初的選擇。

為了彌補虧損,我需要更多的資金——我刷爆了所有的信用卡。幸運的是,市場轉而向上,我不但把虧損填上了,還小賺了一些——這時我一共有5萬刀的資金。但我知道我需要有個周密的計劃。

我為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一年掙10萬刀,這樣我才能相信我在做正確的事。所以,我一年至少要達到200%的回報,而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計算並整理了我以前的錯誤操作,然後準備了一個簡單的計劃。尋找一個一年裏翻倍的股票是不可能的,就算找得到,風險也太高了,這些股票的波動太大。

但是有很多股票每天上下的幅度超過了幾個點,我隻要能抓住一部分波動,我就不需要持股過夜。於是我開始實施計劃,在1996年底,我的資金已經超過了10萬刀。我達到目標了。

一年以後我的年收入達到了50萬刀。沒錯,我又回到了1%的群體。由於日內交易隻占用了每天早晨的幾個小時(西雅圖比紐交所晚三個小時),我每天早晨10點就下班了,剩下的時間都屬於我自己。

因為無聊,我開始買各種東西。我買了好多輛車還有好幾套房子,最後我的支出沒有底線了。很快,我成為了購物欲的奴隸,我每個月的固定支出達到了5-10萬刀。

每天操盤的時候,我開始覺得我必須賺夠一定的數字才能保持現狀。這時我還不到30歲。我的情緒開始受影響,我對自己很憤怒,並向周圍的人發泄。我變成了一個憤怒的混蛋,因為我太自大,而且還不明白我為什麽不快樂。

現在想想,我覺得金錢並沒有讓我高興,所以即使我達到了我的目標,我的內心還是空虛無比。

我必須想辦法在交易上麵掙更多錢,才能負擔得起我當時的生活方式。於是我回到了以前所憎恨的生活——找有錢人募資,開設了我自己的對衝基金。

我在合夥人的監控下操盤,這種感覺太糟糕了,我感覺每時每刻都有人在監視我,我的操作也隨之受到了影響。我沒辦法再保持以前的操作風格,於是我的回報開始下降,並且感到抑鬱。

我有幾年都在和抑鬱症鬥爭,有時幾天裏什麽都不幹,整天整天地上網。我的婚姻受到嚴重影響,我責怪我妻子和她的家庭貪婪無度,總是想著從我這裏得到什麽。甚至我兒子的出生都沒給我帶來快樂。

因為我的糟糕表現,人們開始退出基金。我的操作風格越來越激進,以前的風險管理原則也隨之丟到了九霄雲外。我完全就是憑運氣和直覺在選股。

到了2003年,我徹底完蛋了,我把所有的資金全部虧完,同時還有幾套房貸和其他債務。我覺得我的人生完了,我嚐試過自殺。

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日子真的很黑暗。我孤立無援 ,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因為我已經疏遠了身邊所有人,現在隻剩下我來收拾殘局。

但自憐自艾不會解決我的問題,我必須尋找一些有用的方法。那時候,我們隻能靠我妻子的收入來支持我們的生活。那些年入百萬的日子已經不複存在了,那時我們的收入隻有每年7萬刀。

隨之一同離去的是豪車、無意義的花銷、還有每年的度假。我的精神狀況也開始堅定起來,是時候離開家去工作了。2004年我加入了一家科技創業公司當銷售總監。

這個創業公司沒有真正的投資,它是靠創始人們不到5萬刀的種子投資建立起來的。我加入的時候隻剩下最後的兩個創始人。因為沒有客戶,公司也沒有收入。

我們在西雅圖南部工業區Southcenter的一個倉庫裏上班,這裏比車庫還要糟糕,進進出出的卡車噪聲讓我連電話都沒法好好打。要是客戶問起這些噪聲,我就告訴他們因為我們的生意太好,卸貨的卡車源源不斷。

我做了一個計劃,從一切可以獲得收入的渠道掙錢。我在全國各地作銷售,幾乎每月就要去一次中國與製造商和合作夥伴見麵。因為公司隻有我們三個人,我擔任起了銷售、商務拓展、會計、財務和市場營銷的職務。

我們第一年的收入是50萬刀,第二年200萬刀,在這時候我已經成為了CEO。2007年,銷售額漲到了300萬刀,我們覺得是時候找風投機構融資了。不幸的是,在西雅圖,沒有人相信我們的故事。

和20多歲的創業者們比起來,我們三個人年紀都太大,而且一個都沒有計算機背景。作為CEO,我是最拿不出手的一個——大學都沒畢業,而且沒有任何技術行業的經驗。西雅圖的風投們要多勢利有多勢利,但他們確實指出了我們的不足。VC們反複問我們一個問題:你們有什麽競爭優勢是別人沒有的?這個問題我根本不會回答。現在回想起來,真正的答案是我們內心充滿激情。

也就是在融資的時期,我真的覺得受到了冒犯。我們會和所謂的“天使”投資人見麵,這些人通常是微軟或穀歌的早期幸運員工、從大公司退休的管理層、或是醫生等等。

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沒有開過自己的公司,卻總是有著大公司的傲慢。

其中一家投資集團叫ZINO Society,我們在他們吃飯喝酒的時候做演示,我真的覺得自己像個舞台上的廉價小醜。我對自己保證如果真的能掙到大錢,我會盡我所能改變創業者們的待遇,現在不再是有貴族階級的中世紀社會了!

我們融資的目的是為了改變現有的商業模式,也就是為OEM開發軟件技術。我們的客戶把我們開發的技術產品貼牌打包,當做自己的產品進行銷售。我們漸漸發現我們每張拍照隻能收取50-60刀,而終端客戶卻要支付1000-10000刀。我們意識到舊的模式走進了死胡同,我們必須做出改變。雖然我們沒能獲得風投資金,我們還是決定在2008年開始轉型。

這也意味著將原有的產品全部開發完成,當成我們自己的品牌進行銷售。用商業語言來說,我們想爬上更高的價值鏈。這需要我們構造一個完整的產品線,然後將其與企業級的硬件設備兼容,並做好開發、服務、和售後支持的準備。但是我們既沒經驗又沒客戶,我要是能得到投資才怪。

我們的時機也糟的離譜。拋棄我們現有的300萬刀的生意,然後靠自己的一點點投資開發新生意,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創始人和我從來沒有為自己開過工資,因為我們決定把所有的收入全部投入到企業裏。

這真的是一段難熬的日子。我的婚姻徹底玩完了。我5年裏沒有掙到一分錢,我再也不是家裏的頂梁柱了。

2009年差不多是世界末日,我沒有收入,公司轉型也不順利,因為我們的新收入不足以彌補失去老客戶的損失,市場和經濟也不景氣。我必須作出改變。

我離了婚,開除了大部分員工。離婚之後我的銀行戶頭又隻剩20000刀了,但我還是得想辦法發工資。我被趕出了以前的房子,為了省下租金,我帶了一個充氣床墊搬到了公司的儲藏室(下圖是用魚眼鏡頭拍的,我的頭頂著另一麵牆)。

更糟糕的是,我們的辦公室租金也已經拖欠了幾個月了,供應商鳥都不鳥我們,還欠了銀行一大堆錢。我又一次跌倒了,而且還無家可歸。
有時候我6歲的兒子會來辦公室看我。雖然他知道我住在公司的儲藏室,他從來沒有覺得丟臉或是不好意思,就好像他知道我能再一次爬起來一樣。連我兒子都不怕,我有什麽好怕的?我們把這樣的處境變成了一場鬧劇,我們會在充氣床墊上跳來跳去,胡鬧搞笑。

住在這麽小的空間,身上沒幾件值錢玩意的日子讓我意識到物質是多麽的重要。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我的腦海一片清澈。我的員工們都知道我住在儲藏室,但是沒人說起這件事。

我不斷地告訴每個人堅持住,在商場上,隻要活下來就是成功,我們一定要想方設法活下來!

很明顯,這段時間裏我的生活和生意都瀕臨崩潰,但有意思的是我一點也不傷心,也不生氣。我甚至覺得我的處境很有戲劇性。我總是向別人炫耀我是如何從一無所有奮鬥到現在的,而且不會害怕回到一無所有的日子。現在一語成讖,然後呢?我隻能重新開始做交易。

又是20000刀的本金,但這是2009年,市場非常動蕩的一年。對日內交易很有優勢,但是我必須加倍小心不要套牢,持股過夜的風險高的離譜。我與我們的房東、銀行、供應商重新談判,讓我們再多堅持一會。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種五十年不遇的經濟危機會幫我們解決掉很多競爭對手,我們隻需要存活下來,我必須盡我所能做到這點。

也就是在這時候,我幫助了一位做技術支持的哥們,我們就叫他老王好了。老王剛被公司裁員,他的房子也被銀行收走了,他的三個孩子和老婆一起搬回了他父母家。

我能感覺到這個家夥對成功的極度渴望。我讓他來我們公司做銷售,而不是他的老本行技術支持。我們兩個把他以前的老客戶全部聯係了一遍,還真有幾個客戶答應和我們合作了。

2010年初我從儲藏室裏搬出來了,股票的20000刀本金變成了250000刀,這給了公司一點喘息的空間。這時候我們還找到了公司轉型以後的第一個大客戶,這位客戶的觸角遍布全球(是一家家居用品公司),所以問題就很明顯了——我們公司才6個人,怎麽為這麽大的客戶提供支持?免費給他們使用我們最好的產品!

這花了我們幾個月的時間和汗水,但最後我們成功地交出了100倍於我們公司的對手都沒能搞定的產品。為了更好地服務和支持我們的客戶,我們把執行和安裝任務外包給別人,同時監控整個係統的運作,來保證更好的體驗。我們的底線是確保客戶和我們產品的互動處在最佳情況。我們2010年的收入是100萬刀。

因為老王的成功加入,我想把我們公司打造成我們兩個的形象——有決心的屌絲。公司裏一半員工都是開發人員,而且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我們公司有俄羅斯人、羅馬尼亞人、印度人、中國人、拉脫維亞人、德國人、意大利人等等等等。他們都知道我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這個緊緊結合的團隊把我們的公司推進到了我想都沒敢想過的境界。

四年以後,經濟終於有所好轉,我個人也慢慢回血了。我的公司在過去的12個月掙了2000萬刀,在接下來的一年目標是5000萬刀。2015年初,老王把所有的債務都還清了,還用現金為他的家庭在西雅圖郊區買了一座馬場。

他買房子的那天,我和他坐在在公司的會議室裏,麵前放著買房用的支票,我們四目相對,幾乎留下了眼淚。這一路走來,我們能互相理解各自的付出和艱辛。

公司的利潤率達到了80%,公司戶頭上也存下了不少現金,我終於支付給我自己100萬刀。公司的估值在一級市場大約是年銷售額的2-3倍,也就是在1-1.5億美元之間(截止目前為止)。

我有信心過兩年我們的銷售額能達到3億美元,所以公司估值達到10億美元也是遲早的事。現在我能告訴自己,我又回到了1%的人群。這一次我希望能一直保持下去。

我知道的爛筆頭寫得太長了,但是以下是我從自身學到的幾課。

如果你想成為1%的土豪,你必須做到以下幾點:

堅韌不拔。學會克服你的恐懼。也許我很幸運,因為我出生在“文革”的後期,那是充滿混亂和破壞的日子。也許上天眷顧我,讓我天生逆反,不喜歡循規蹈矩,蔑視一切權威,要是在傳統保守的亞洲社會,這些品質會讓我的生活一塌糊塗。但我是幸運的,我離開了。

當你不敢做某件事的時候問問你自己,我有什麽可損失的?很多情況下,你根本沒什麽可損失的,除了心跳開始加快,除了臉上開始發燒,除了你的自尊受到一點打擊。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超過大多數人,你不需要靠顏值,你不需要很有錢,你不需要有更好的教育,你隻需要我們大多數人都具有的品質——勇氣、堅韌、臉皮夠厚。

量入為出。別和我一樣傻逼。

學會怎樣掙錢,而不是怎樣存錢。你永遠不會存錢存成有錢人。話說回來,這不意味著你要像傻逼一樣花錢!

學會發展自身和公司。這意味著學會為公司著想,學會激勵他人,學會雇用牛逼的人來做你不會做的事。我的公司到處都是我招來的員工,他們中大多數人都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成功。我的銷售老王就是很好的例子。要是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不可能有今天。

不斷學習。我每個月用Kindle和有聲讀物看10-20本書。我不知道除了閱讀,還有什麽更好地辦法幫助我超越和提升自己。我們沒有什麽理由不讀書,因為有這麽多書,現在的讀書方法又這麽多。我開車或是做事的時候,用有聲讀物“讀書”。我會把語速調到兩倍,這樣我幾個小時就能消化一本書。關於讀什麽類別的書——我過去20年隻讀了兩本小說。

從自己的經曆和以前的成功和失敗中學習。

多問“為什麽”。通常問5個“為什麽”以後你就能找到事情的真相。

和聰明的人共事。學習,偷走他們的想法,他們不會介意的。

在你能力範圍內盡可能多地旅行,你會擁有一個更寬廣的眼界。現在就去把護照準備好!

在困境中開懷大笑,多找樂子。生活有時候會很艱難,不要覺得隻有你倒黴,連比爾蓋茨都有屎一樣的日子。

不要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不要找借口。因為並沒有什麽卵用。

學會一項能在困境中同樣掙錢的技能。我自己總是可以靠股票掙錢,這讓我無所畏懼。

找到排解壓力的方法。當我覺得我沒法再工作,或是不想麵對任何事的時候,我就開車出一趟遠門,自己一個人。很幸運的,我住在世界上最美麗的地區之一,所以我不用離開太遠就能變得很平靜。我最喜歡去的地點是死亡穀,美國西岸的一號公路。

時刻勇狠好鬥是一個不錯的品質,它讓你時刻充滿動力。但這也是一個很討人厭的個性,所以保持好平衡。

也許你不是生來就鬥誌昂揚。我哥哥就和我完全不同,他隻想保持平庸,對我的掙紮和成功不屑一顧。如果你不是打了雞血的個性,那就學會滿足。

不要相信“不平等”這種鬼話。真正的不平等是自身的動力和智商。我這兩樣都沒有——我連大學都沒有畢業,智商比小布什也高不到哪裏去。要是像我這樣的人都能進入1%的土豪群體,其他人一定也可以。

沒錯,你的人生就是你對抗全世界。

學會銷售。這也許是最簡單的超越別人的方法了。無論你是醫生、律師、會計還是其他職業,你會發現成功的人們通常都是會銷售的人。他們銷售自己,他們銷售想法,他們銷售並激勵其他人幫助他們。不管怎樣,一些銷售人員有世界上最高的薪水,而銷售不需要任何特殊技巧或是教育。

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你得確保自己開開心心。在美國,關於“做自己想做的事,保持激情”這種陳詞濫調太爛大街了。找到能讓你開心的事簡單多了。做生意就可以很開心,很多時候快樂和放下身段就是生意是否成功的關鍵。誰想和一幫無聊又不開心的人一起工作?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一點會很難接受:為別人打工永遠不會讓你有錢。你可能還是能夠成為前1%的土豪,但是你依舊是某個人的工資奴隸。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唯一的辦法就是創業。你最好在你人生的早期就想到這一點,我很幸運,因為我沒有通過分析和思考想到這一點,我僅僅靠動力就想到了。

你可以不斷抱怨“不公平”,你也可以忽視它,然後努力奮鬥。我個人就經曆過所謂的“種族歧視”,但我從來不讓這樣的事影響到我,我隻是更努力地嚐試。你會很驚訝地發現即使是種族主義者也會喜歡埋頭努力的人。努力是會傳染的!

你得知道你究竟有多想成功。評論裏有人說我不是普通人,或是我全憑運氣才達到了我現在的水平。我承認我很幸運,但是大部分的原因在於我對成功的渴望。我在高中和大學裏從不去派對,從不喝酒,從不碰毒品,從沒出門旅遊。我隻是不斷地工作再工作。你必須老實回答自己,你究竟有多麽渴望成功。

做多麵手沒有什麽不好的。我父母那一代人喜歡給人貼標簽。你是個醫生、律師、工程獅、等等。我16歲來西雅圖的時候,我叔叔還在波音做工程師。他曾是我敬重並仰慕的人。結果90年代初波音開始裁員,我叔叔就接受了提早退休的選擇。

現在回頭想想,我的工作包含了銷售、財務、交易、商務合作、會計、HR和管理。如果你問我擅長什麽,我還真不知道。好多年裏,我父母都認為我靠坑蒙拐騙過活,他們甚至不想把我介紹給他們的朋友們。但正因為我是個多麵手,並且嚐試了這麽多的角色,我才能有今天。把所有的角色綜合起來為自己所用,才是生活的真正成功。

追求你的心頭之愛太扯淡了。如果我自己選擇,我可能會做和藝術相關的工作,但這可能會讓我落魄潦倒。我對商業成功的渴望最終能夠讓我追求我所愛的事,因為我擁有了時間和資源。但是這是不是說我不喜歡這些年所從事的工作?絕對不是。

我熱愛交易,我熱愛激勵別人並見到他們完成自己都沒想過能做到的任務,但是我極度厭惡在達到我的目標前所需的那些細枝末節的事務。我覺得我想說的是一個人需要一個開放的心態來學著愛上創建公司的過程,即使你的愛好和商業完全無關。如果你在商場上獲得成功,你就擁有了更多的資源和時間來追求你的愛好。

如果你很年輕,剛剛開始生活,以下是多年前我從別人那裏獲得的建議,到今天依然是我的座右銘:在20歲嚐試一切,反正你也不會在任何領域有所建樹,但是人們對你的期望很低,所以不用害怕失敗。好好享受,嚐試一切!30歲前試著找到你擅長的領域。40歲前在這個領域努力提高。因為我現在40多歲,我想我沒法告訴你更多了。

如果你是從底層出發,不管你年齡多少,記住這條簡單的規則:總是交出高於期望的答卷。記住,這不意味著你需要經常加班加點,聰明的工作更重要!

你要保持這樣的想法,做更多、提供更多、思考更多,這樣你才能讓別人驚豔,進而記住你並為你提供機會。當然了,要是你的老板看不到你的努力,那麽他就是個白癡,你應該盡早離開。

變得與眾不同,就算是為了不同而不同。對於一個在循規蹈矩的社會裏長大的人,做到這點非常難。這意味著要成為出頭的椽子,要不斷反抗,而且很多時候要有不同意見。但是變得與眾不同有其自己的目的和好處。在商業社會裏,公司都試著變得與眾不同,在消費者中獲得更高的知名度,以此獲得更好的競爭優勢。

金錢不能代表你。請從我的失敗中學習!當我是個二十出頭,脾氣暴躁的有錢混蛋時,我愚蠢地以為財富就是我的身份。很多人還在重複同樣的錯誤,這些人到處都是,他們把金錢當做衡量自己的標準。

把金錢和自我捆綁在一起的問題在於,當你失敗的時候,你的自尊會隨之一同粉碎。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重新爬起來的(更不用說爬起來的過程有多艱難了),很可能你的一輩子就隨之毀掉了。現在回想起來,我驕傲的不是那段混賬日子,而是我沒錢沒地位的時候。

學會說不。我們很多人都想要被愛,被接納,變得受人歡迎。不幸的是這也意味著你會被迫說很多“yes”,即使你心裏不是這麽想的,因為你怕冒犯別人。

對人也是一樣,如果你想不斷提升自己,那就和有價值的人們多在一起,不要容忍平庸。如果你發現在你的圈子裏你是最差的那一個,恭喜你!如果情況是反過來的,你就需要做出改變了。我很討厭中國的一句老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你要一直比上不足。掌控你的時間和精力。

要是你不聰明怎麽辦?不要擔心!我不確定財富和智商有沒有必然的聯係,即使有,那也是負相關的。我不是說你越笨就越可能成功。我自己不是很聰明,因為我連大學都沒能畢業,我是典型的拖班級後退的那個家夥。我做交易員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一個清晰的現象:“聰明”的交易員,就是那些有高學曆,通常是表現最糟糕的那一群。

我所認識的成功人士並不是最聰明的那個,為什麽?一次又一次的,聰明的那些人傾向於太理智,喜歡分析和對比,他們總是錯失良機,因為機會不總是成熟而明顯的。堅持不懈和不那麽高大上的努力也可以得到回報,但是這類回報需要時間。

堅持長期貪婪!大多數人都是自私而貪婪的,他們隻是不想承認而已。我不覺得貪婪有什麽不好的,但是我不喜歡的是短期的貪婪。

長期貪婪意味著你要做一些乍一看沒什麽回報的事,但這些事會幫助你打造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並且逐漸地帶來回報。如果你能夠以這樣的態度對待客戶,你就不會有太大的壓力(因為你不需要不斷地轉輪子)。時刻提醒自己,你選擇了長期貪婪還是短期貪婪?

你應該享受生活並且用盡全力,不管你的目標是什麽。僅僅因為你掙紮過,或是達到了經濟上的成功,並不意味著你一定能在生命中成功。如果你再努力一點,你也許就會遇到你遇到過的最有趣的人,所以趕緊開始行動。





下一篇:出身農村大學肄業,被現實逼出來創業曆程
誰來看過此貼
此貼被TA們瀏覽了3371次
我愛亚博app买球^_^
回複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高級回帖 (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快速回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發帖時請遵守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你發帖內容、時間以及發帖IP地址等記錄保留,隻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信息提供給有關政府機構。
返回頂部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機訪問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